2018春 · Moab, Utah - Joys In The Journey...

又到三月春假,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承烨没有了比赛的任务,时间上多出来了好几天,光滑雪肯定是不够的。Mighty Five一个都还没有去过,这不应该,决定走一趟Moab。

三天下来,今年滑雪水平停滞不前,没有突破,没有什么可以记录的亮点 - 心里多半也是在想着Moab的两大国家公园,滑雪的时候有点注意力不集中。

从地图上看,这条路线会经过Texas,New Mexico,Colorado和Utah四个州,就差一点点到Arizona,来回将近2800英里的路。德克萨斯是好,到哪里去玩儿都觉得好漂亮好震撼,问题是,得先开出德克萨斯,这就要五六个小时了。

来到Arches,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,不停地看天气预报,看日出日落时间,看地图,替老天爷担着心。出来前和领导商量好了,改变以前大白天在公园里走路的习惯,中午回Moab吃饭,顺便到酒店睡个午觉,下午四点再往公园里出发。

第一个目标是去Dedicate Arch看日落,背着十多公斤的背包和三脚架,爬坡两公里,气喘吁吁。到顶一看,人头涌动,狂风呼啸,太阳还在云的背后。Dedicate Arch的确是人间奇景,十八米高的巨大拱门,周围的地貌被时光磨得光洁平滑,难以想象。拍了九组HDR拼成一张全景。

孩子们大了,有自己的心情。我们也不用担心太多,可以专注于自己的爱好,这是个很好的感觉。

已经过了七点,天边的云越来越厚,收拾细软低头走上了下山的小径。忽然听见领导说:太阳出来了!抬头一看,满眼的光影亮丽,背着大包转头就往山上跑,云层在地平线上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隙,落日的金色注满整个山谷。

和Arches比较起来,Canyonlands感觉上更有在薄纱后面的感觉 - Arches的景色什么时候去看都是很漂亮的,公园的设施也很好,相对来说容易到达。Canyonlands的地方就讲究了,要么要在特定的时间点,要么要弃车长途步行;还有,就是要有个四轮驱动,深入谷底。从Canyonlands的入口 - Island In The Sky看出去,Shafer Canyon Road沿着山壁通向谷底的White Rim Road,吸引力爆表。这次功课还是没做好,只能留给下次。在YouTube上看过White Rim Road的驾车视频,的确步步惊心,风光无限。

第二天的主要任务是为第三天凌晨的Mesa Arch日出踩点。用Photo Pills看好了日出在地平线上的位置,也估好了银河在Mesa Arch弧顶的方向。三月的北半球,凌晨三点银河核心部分开始在地平线上升起,既然要拍日出,那么银河也不可放过。

Moab的天气预报在三月的大风天气是不太准确的,National Park里面气象万千,变化迅速。

下午从酒店出来,计划去南北窗口(Windows)看日落,稍微去Devils Garden Hike走了走。88.5米的Landscape Arch的确名不虚传。91年的时候弧底已经又垮塌过一次,看到了安心。Devils Garden继续往里面走,基本上都是在光秃秃的石头上攀爬,返回的时候,没能看清楚标志,还误入歧途多时。

私下认为,南窗和北窗(Windows)没什么特点。当然,今天的云是没有给等日落的相机任何的机会,严严实实地把天边捂住。这就是拍照片的妙处 - 全靠运气。天色渐黑,Park Avenue车流不断,当时没能找到一个好的制高点来拍车流的全景(注:后来领导看到了最佳位置,可惜,没时间了)

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,凌晨2点就起来检查设备,拖着睡眼惺忪的领导和两个娃出了门。四十分钟的路,没有看到别的车。三点半到Mesa Arch的停车场,很吃惊看到居然有三部车已经在那里了。决定让领导和娃先在车上睡觉,手忙脚乱套上滑雪服保暖,打开头灯背着背包开始出发。

这一大早还是有点故事的。没想到半夜山顶下了雪,黑夜里四处微微白色一片,前一天看好的路标不见了,摸索着向悬崖边前进。走到一处,忽然眼前地面什么都没有了,吃了一惊,立刻停步;倒也不是走到了悬崖边,发现前面有个大坑。正在犹豫不决四处张望,听到前面悬崖边有人大喊 - 熄灯!熄灯!大喜之下,立刻喊回去请求修正方向,这才摸到了悬崖边的Mesa Arch。

黑暗中一排三脚架对着Mesa Arch和正在升起的银河,离悬崖边大概六米左右;原来是个星空摄影的workshop已经在搞创作。好处是workshop已经把弧顶下的布光弄好了,省下了爬到悬崖边摆灯的麻烦;不妙的是他们列队离Mesa Arch远了些,如果往前两米弧顶会表现得好不少。

集体星空摄影很有趣,大家步调一致,开灯关灯都是喊着口令 “Close!”, “I am open!”,相互之间都很有耐心,很不错的体验。

凌晨五点,星空摄影的workshop撤退。准备拍日出的三脚架们立刻往前推进占据最佳位置。离悬崖边大概一米五左右扎下阵脚。山顶气温在零度左右,不过运气好,没有风。六点半,银河还在上升,一颗流星划过天际,地平线上的曙光初现。

Mesa Arch的日出多年来被摄影群众从多个角度,不同时间点拍摄过多次。不能免俗,证明已经拍过Mesa Arch的第一缕阳光。

更有趣的是照片背后的故事,Mesa Arch其实是个非常小的景点,它最独特的地方是高处危崖,从弧顶下面可以看到广阔的Monument盆地。日出时,千丝万缕的光线柔和地点亮盆地里的处处细节,Breathtaking。

早上七点半,Mesa Arch看起来一般都是这个样子(领导早上将近七点来到Mesa Arch,却看到这幅景象,哈哈大笑而摄之)。由于来得够早(拍日出群众中排名第一),成功占领前一天看好的机位。后来想想,这个最大众的位置,也只能出最大众化的效果。可是,只要往后或者往边上退一步,广角下无可避免会给密密麻麻的爱好者拍日出集体照。

拍摄的位置离悬崖边不到两米,回来特意去找了下资料,从悬崖角度看看Mesa Arch是什么样的风景。悬崖呈直角,下落180米后是非常陡峭的风化碎石坡,如果要到Buck Canyon的谷底,下落的全部距离超过400米。

国家公园的门票无可否认是全银河系良心价,西南四大国家公园一年的年票,50块钱。这次我们在Arches六进六出,在Canyonlands也进出了三次,尽享大自然的无敌美景。

每个小时天气都在不停地变化,景象万千,有蓝天白云,有乌云盖顶,有满天繁星,也有白雪皑皑。

在Green River Outlook等日落也没能成功,云层只给了十来秒钟的一个小间隙,勉强漏过几丝夕阳,寒冷的山风呼呼作响,只能作罢。

多年的旅游发展已经使Moab这个小镇越来越繁华。离Moab很近的Arches也只有二级的干净夜空;Canyonlands离Moab较远,而且海拔2000米以上,光污染低至一级。不过,这里无法和德克萨斯的Big Bend国家公园地区相比,那里才是无敌纯净夜空,地平线上看不到一丝光污染的迹象。

回家的前一天习惯性地看看第二天夜空的天气,忽然发现Arches第二天凌晨又是无云的星空。抵制不住诱惑,一个人三点起床,开车进了公园。

没有了在Mesa Arch占位置的压力,足够的时间安装调整便携赤道仪,作好北极星校准,在16英里的大风里拍摄银河初上全景。风虽然很大,赤道仪跟踪下的广角拍摄还是能曝光180秒,银河核心从地平线冉冉升起,色彩斑斓。

赤道仪跟踪拍摄的限制是没有办法把银河和地面前景同步,后期合成银河在La Sal Mountains上升起也是一件趣事。

一个人在Arches的Panorama Point,仰望星空,奇思怪想层出不穷,如果满天星星忽然不见,只留下五彩的星云,会是怎样?

最妙的状态是以后开着房车,就停驻在国家公园里面,慢慢体会大自然的细节。这次三天跑两个公园,时间还是比较紧张,不够过瘾。

回家了,继续向天文深空摄影的坑底前进。

Min Xie, 2018.03.28

Powered by SmugMug Log In